黑猫与白猫:直译还是意译

向下

黑猫与白猫:直译还是意译 Empty 黑猫与白猫:直译还是意译

帖子 由 教书匠 于 2012-06-20, 21:37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自由与爱情》这首诗,在中国几乎是家喻户晓。懂些英语的读者可能会把它翻译成:
Life is dear, Love is dearer.
Both can be given up for freedom.


表面看起来,字句比较对应,意思比较忠实。
而其实,原诗作者为匈牙利诗人裴多菲(Sándor Petofi) ,从网上的匈牙利语原版是这样的:
Szabadság, szerelem!
E ketto kell nekem.
Szerelmemért foláldozom
Az életet,
Szabadságért foláldozom
Szerelmemet.

匈牙利语与英语都是字母文字,更容易对应翻译。网上广为接受的英文版是:
Liberty, love!
These two I need.
For my love I will sacrifice life,
for liberty I will sacrifice my love.


有网友评论说:“基本上,英译版忠实于原作,而中文版更多的是参照原诗思想所作的二次创作。首先我希望向伟大的汉文化致敬。没有了这个中文翻,原诗显得天真幼稚,苍白无力。这首诗在国内知名度如此之高,得益于译者精致的措辞和精巧的结构。但是,反过来,笔者也不得不指出,没有原诗,汉文化本身并不能孕育出这样的话语。……由衷感谢原作与译者跨越时空的合作。”http://blog.sina.com.cn/s/blog_5aeeb5420100nh9f.html
译者的措辞是否真的如此“精致”,结构是否真的非常“精巧”,有待进一步深究。不可否认的是,这个简洁上口的汉语版,的确大大推动了原诗在中国的普及。流行就是真理,再想重译超过“生命诚可贵”的知名度,非常难!

译者“易”也,翻译就是第二次创作。我们再仔细对照一下英文版与中文版,不难看出译文的在字句上的很大差异,而诗的内涵思想却非常吻合。
Word for word(直译literal translation)还是 sense for sense(意译free translation)? 直译好还是意译好?这些世纪之争似乎还没有定论。读者从上面这首小诗的翻译中,品味着找答案吧。我想到的是The end justifies the means. --邓小平的黑猫白猫论。

【附】------------------------------------
作者:裴多菲• 山陀尔 (1823—1849)是匈牙利著名的爱国主义战士和诗人。他在25岁那年,领导了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的武装起义,这次起义后来演变成为伟大的爱国战争。在与沙皇军队协助的奥国统治者的战斗中,裴多菲以诗歌为武器,手持战刀和羽毛笔驰骋于战场,最后壮烈牺牲于疆场,年仅26岁零7个月。

【译者】:殷夫 (1910—1931年), “左联”五烈士之一,中国现代史上杰出的诗人。象山人,学名徐祖华、徐白、徐文雄,笔名殷夫、殷孚、任夫、白莽、沙菲等,殷夫是他最常用、影响最大的笔名。主要作品有诗集《孩儿塔》,《伏尔加的黑浪》,《一百零七个》等。l931年1月被捕.2月7日死于上海龙华,年仅22岁。

?译者:徐培根(?)鲁迅发表《为了忘却的纪念》,记与殷夫等人相识的经过,提到殷夫交给他的《裴多菲诗集》,在一首格言的旁边,有钢笔写的四行译文,即“生命诚宝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鲁迅特别指出,又在第二页上,写着“徐培根”三个字,“我疑心这是他的真姓名”。
  徐培根不是殷夫,而是殷夫的哥哥。大陆出版的《鲁迅全集》第四卷490页,在“徐培根”处加了两句注释:“白莽的哥哥,曾任***政府的航空署长,”它没有解答鲁迅的“疑心”本意,即这四行译文出自徐培根。
  殷夫有不少名字,以致鲁迅也弄不清,这不能怪鲁迅。按人之常情,钢笔题记后,签上自己的名字,本不足为奇。徐培根先生是***军队的上将,生于l895年,毕业于德国参谋大学。辛亥革命时,参加光复杭州之役。l991年2月8日,以九十六高龄病逝。20世纪30年代,兄弟二人分属国共两党,徐家并非特例。培根先生既通德文,从德文本的《裴多菲诗》上选译一首,是很合理的事。

教书匠

帖子数 : 5
注册日期 : 12-06-01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