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新诗现状之我见

向下

中国现代新诗现状之我见 Empty 中国现代新诗现状之我见

帖子 由 白仕云 于 2012-06-02, 03:48

中国新诗现状之我见  
     鲁 克
    
    
     一、标准的缺失:浊流奔涌的新诗乱象
    
     中国新诗发展到今天,喜忧参半,褒贬不一,有人视为怪胎、斥为杂种,也有人沾沾自喜、欣慰有加——姑且分别谓之“倒新派”和“挺新派”。“挺新派”正色道:君不见,新诗发展不到百年,年纪轻轻却卓有成就——从胡适、郭沫若,到艾青、臧克家,再到舒婷、北岛……泱泱诗国诗人众多,经典不断,前途无量;“倒新派”马上不屑道:君不见,诗坛好比虱子窝,苍蝇蚊子叫嗡嗡,今天“下半身”,明天猛“撒娇”,后天全“废话”……诗坛门派何其多,一窝不服另一窝,人民群众咋评价?诗人都比虱子多!
     窃以为,新诗在中国当下的尴尬境遇,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对“好诗”定义的模糊、困惑、茫然及其标准确立的艰难,也正是因了这些而导致一系列诗歌乱象。
     每个人——尤其是诗歌的实际写作或谓操作者,其心目中对“好诗”的界定往往不尽相同甚至迥然相异——愈是独树一帜、特立独行者遭遇愈然,这也是当下其它艺术门类里少有的怪现象,其“正常”的表象下掩藏着太多不正常,许多诗界纷扰往往也因之而起。
     一首诗歌产品一经产出、晾晒,就是公众的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貌似都“真理在握”,那末,真理到底掌握在谁的手里?诗家本人手里?论家手里?还是普通读者手里?这是个问题。说到底,不管是诗家还是论家,首先都是读者——而这“读者”又显然区别于普通大众读者——他们的审美取向可能更高,亦可能更顽固而偏颇——尤其是诗人作为一个“读者”身份阅读自己的时候。一句俗话变通一下说就是:老婆是别人的好,诗歌永远是自己的好。
     祖国的传统诗词,因其严格的律制约法,诗人词家一张口、一下笔,优劣已然分明,甚至无须旁人评判,骚客们自己早已心底澄明;而现代诗歌,却正是因了其价值体系和审美标准的不确立、难确立,而造成今天诗人遍野、门派林立、“口水”兴旺、“梨花”盛开……之繁荣乱象,恶性循环地,大众远离诗歌、远离诗人甚至闻诗色变,也就不足为奇了。
     “百花齐放”的结果难道是要达到每个诗人自成一派,每个公民都成诗人吗?显然不是。但目下的事实是,诗坛鱼龙混杂、泥沙俱下,尤其网络的兴起,更是让“只要会打空格键”的人们都过了把“诗人瘾”,每天在以“新诗”形式书写着的人们何止百万?其产量之大更是可想而知。而在这些人、这些“诗作”中,有几人真正参透了诗歌真谛、有几首不是将要沉入历史淤泥之下的文字垃圾呢?
     无论“倒新派”多么痛心疾首,一个铁的事实是有目共睹的:即便新诗真的是一个“失败”,它也“败”出了味道、“败”出了天地,历史的车轮是不可逆转的。既有之,则安之。那末,“倒新派”能否抛开对新诗的嫌隙与成见,给毛病多多的新诗一记警醒的鞭子,或给予一番善意的引导与提掖呢?反过来,“挺新派”的诗人们,又能否真正做到闻过则喜,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呢(我看“有则”应该是不争的事实罢)?
    
     二、校正“好诗”这杆秤,让诗歌接上“地气”
    
     中国新诗的长期茫然无序和日趋边缘化,已不仅仅是新诗本身的悲哀,甚而成了全民、全社会的隐痛。尽管无数有识之士慷慨激昂据理陈词,要高考恢复诗歌文体之“合法”出身,但是,就目前的国情尤其是“诗情”看,只能是痴人说梦。
     诚然,愤慨者拳拳之心苍天可鉴,但是,假使今年高考真的让诗歌登堂,那末,别的不敢说,有一点我敢确定:某首被评卷老师扼腕叫绝的满分之作,公开出来可能会被亿万网民和家长、学子们骂得满地找牙。
     古代诗人就是因为有律可遵,带着共有的镣铐跳舞,才一眼而分高下。而新诗几乎没有任何规范,每个诗人似乎都觉得自己堪比李白、杜甫,一个不服一个,想怎么写就怎么写,而且怎么写都会有相当的读者和追随者拍马跟风。于是乎,在某一个圈子里被奉若神明的大作,到了另个圈子可能就是狗屎一堆了。为什么会这样?说到底,就是因为“标准”的缺失。
     这是个颇尴尬的问题——新诗之所以为新诗,就是好不容易解脱了千百年来传统诗歌对人们的束缚,那末你现在又急需一个什么“标准”来框她、套她,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窃以为,诗者,情也,性也,胸怀也。古人论书有云:“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其实这个观点不仅对品鉴书法有效,而且对品鉴现代诗歌同样有着积极意义。所谓神采,亦无非性情、精神与胸怀的诗意体现罢了。对新诗的审判不能以“形”为准,而应以“质”为本。也就是说,新诗在形式上的自由应该得到完全的尊重,而其“质”乃至“神”,才是新诗立身之本。
     常言道,文学即人学,而诗歌又堪称文学中的文学,但恰恰是大批的完全抛开了“人”之书写与“道”之担当的文字垃圾,将中国现代诗歌推向了一个极度危险的悬崖。一些诗人甚至以现实主义为耻,认为她是落伍的,腐朽的,殊不知,文学(包括诗歌)的终极意义恰恰是超越并回归现实——一切不沾地气的空中楼阁或象牙之塔都是经不起时间摇撼的,而目下充塞我们眼球的恰恰又多是那些或精美或鄙陋的文字瓦砾。
     要品鉴什么样的诗是好诗,首先得弄明白什么是诗——这看似小儿科的问题,其实却长期困扰着无数诗歌爱好者,以至许多人天真地以为诗歌真的不过就是“分行的废话”了。诗歌究竟是什么呢?每个诗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理解和定义。在下曾作新诗一首回答网友同样的提问——《一句话定义诗歌》:
     那些人世间贫寒贪婪而最虔诚的文字乞儿从生活的垃圾堆里那些庸常的杂碎的鄙陋的甚至肮脏的破烂里蓦然发现的被或富有或同样贫穷的你不小心丢掉的那粒黄金或者钻石或者——子弹或匕首
     那么,究竟什么样的诗歌才是“好诗”呢?往大里说,“诗言志”,这一宏观标准永远都不会过时。而一首优秀新诗最基本的要素是什么呢?我认为就是“情”——情怀,情操,情性。一个诗人情怀的宽度和深度,往往决定着其诗的力度和厚度。诗贵情真,而真从何来?又如何表达?这是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却可能困扰初学写诗的朋友很长一阵子,甚至是一生。有识之士向来反对诗歌写作者自囚于务虚飘渺的象牙之塔,主张关照社会现实,少做或不做不食人间烟火的“神类”,让诗歌接上地气,让诗人还原为“人”。窃以为,果如此,则其情可真、其诗可观矣。
     而语言和意境又是“情”之抒发必不可少的诗性支撑,它们是相互依存、共荣共生的。无论你的诗歌语言是新奇华丽,还是质朴平素(甚至完全是口语),它所呈现出来的诗意、诗境却是自有高下之分的。那么怎样给新诗的品相排个次序呢?在下试着归纳了这么几点:
     (一)、放眼宇宙,胸怀天下,沉雄骏逸,荡思八荒者,应为极品。而能以如此胸怀驾驭新诗,一如李白驾驭古诗者,实属凤毛麟角;
     (二)、悲天悯人,体恤苍生,直面现实,与百姓共歌哭者,堪称上品。能以血泪为民而诗、为国而歌一如杜甫者,当今诗坛亦寥寥无几;
     (三)、吟风弄月,雅致闲情,不言志而只言小情小趣小资小我者,庸品也。此类诗作,堪称目前诗坛“主流”,各大刊物每期编发推广的多为此类,可惜长久引不起麻木的诗坛之警惕;
     (四)、哗众取宠,诡异变态,以丑为美,出口成脏,以淫亵猥琐换取无聊之“诗意”者,下品尔。此类大作虽难登大雅,目前却充斥各大诗歌网站,并有不断污染、侵蚀各网络平台和公众视野的势头,可悲可叹可惜而又让人无可奈何。
    
     三、增强“选题”意识,坚守写作良知和道德底线
    
     说到这里就突然想到了一个“选题”问题。作协每年度都会给小说家和报告文学作家一定的选题申报指标,目的就是要制约作家写作的方向和范围,朝着既定的健康向上的目标进取。而诗歌不然,在大多数人眼里,她是“小”的,不太重要的,因而一直没有听说过有哪级作协给诗人下指标、要求报选题的。但是,我们诗歌写作者自己心里应该有起码的“选题意识”:什么能写,什么不能写?这确实值得大家警惕和反思。一些诗歌爱好者甚至一些成名诗人,长期或毕生陶醉于风花雪月和空中楼阁的书写与吟哦,甚至日夜沉溺于腰部以下的抚摸与呻吟并不可自拔,不能不说是悲哀的一种。
     “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而得其下。”这是个连练书法做日课的孩子都懂得的浅显道理,可作为一个新诗的热爱者和写作者,我们是否真的警醒而自觉呢?我们能否做到相互砥砺、借鉴学习,而不是自以为是、目空一切呢?(据我观察,许多“诗人”是只管自顾自地写着,而从来不看同行作品的)我们能否做到“吾日三省吾身”?哪怕是三日甚至三年“省”那么一回也好啊——我每天都写了些什么?为谁而写?是为孤芳自赏或是为自我的小圈子聊添乏味之油醋,还是真正心怀更广阔的人民大众,苦着他们的苦,痛着他们的痛?我的诗歌是否在皮囊之外有着真正的骨头?而其骨髓里究竟流着小我的麻木不仁,还是浩大而广博的爱的血与疼的泪?
     诗人朋友们:我们能不能都用《士兵突击》里许三多那句“傻话”默默地扪心自问一声:我写这些东西,“有意义”吗?

白仕云

帖子数 : 3
注册日期 : 12-06-01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